有人的地方就有意见

2018-09-07 01:16

全国“两会”,也是舆论高潮迭起之时。每年“两会”会场内外舆论场的多样,不同利益的代言人在这个时候踊跃发言,阐述各自的主张。在“两会”会场内部,舆论场也绝非一个。这其中,有代表传统权贵利益的舆论场,有代表新兴权贵利益的舆论场,更有民间利益的舆论场。当然,也不排除那些打酱油式的零星言论,这种明哲保身,以娱乐姿态敷衍“两会”的个体言论,不再这篇小文讨论之列。

开好全国“两会”,需要重视舆论,关注舆论场之间的冲突,人人都参与到不同的舆论场,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,中国的民主才有希望,社会公正才有望建立,国家的稳定、繁荣、富强才不会流于空谈。

微博时代,“两会”舆论场延伸到会场外部,微博上对全国“两会”的关注,越来越为人瞩目。参见“两会”报道的记者,披露他们在“两会”上的所见所闻,微博变成了有线广播,在这个“大喇叭”里传播有关“两会”的琐碎信息,进而发酵,成为新的舆论。微博上的舆论场也不止一个。不同的舆论在互联网上针锋相对,国事在这里变成了民事。微博虽然只是围观,但围观也是舆论监督,其自身神奇的能量,自然会反馈给“两会”代表委员,进而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外部舆论场的压力。于是,有些代表委员发出现在开个“两会”也越来越不容易了。不为民代言的言论,“两会”内部的舆论场不买账——王岐山副总理批评有的代表的“两会”发言,全是汇报成绩。的确,人大代表不是灶王爷,没人请你参加两会只是“上天言好事”,而是希望你献言献策,为中国社会的进步提出建设性意见的。至于会场外部的舆论场,对哑巴委员、只会举手的代表,舆论更是给予了抨击。

在现实世界中,从来不存在乌托邦。那种梦想“桃花源”社会状态的,只能在世外去寻觅了。人类社会从来都是利益和矛盾的交织体,正是利益和矛盾,最终推动了社会的前进和发展。利益和矛盾自身没有这么大的能量,它们只是社会舆论的发酵剂,通过不同利益舆论场的争辩,那些明显侵害了公共利益的群体,不得不适当放弃一些既得的利益,社会矛盾得以缓和,社会朝着民主的方向迈进。可见,不同的舆论场是社会生态维持存在的内在要求,舆论场之间的较量,符合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,正是这些舆论场代表群体的不同、利益主张的差异,谁也不能取消谁,最终只能在妥协中尊重对方。3月10日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在全国政协举办的提案办理协商会上,呼吁保护农民利益,防止出现把改革成本向农民转嫁的倾向。(《中国青年报》3月11日报道),代表全国农民发声。如果“两会”上这样的声音渐强,会场外的舆论场与之唱和,农民就该是改革成果的享受者,而不是改革失败成本的买单者。农民的结局,最终看舆论场之间的较量如何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意见,某种相近的意见汇流成河,即为舆论。社会之大,利益之别,决定了多元乃舆论之常态。每一种舆论都有其代表人物,此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同一个时期,不同的舆论同时存在,必然有所碰撞,有所冲突。碰撞和冲突并不能让其它舆论完全消逝,只是强弱之间发生变化而已。舆论的稳态,使社会舆论实际上存在若干个“实体”。这些“舆论实体”,用传媒圈流行的话,即“舆论场”。